记忆中的雪

时间:2015-12-28 10:08:26 点击: 【字体: 收藏

按照节气,数九寒天应该是最冷的日子,可这些年,不知是气候变了,还是我们变了,即使进九了,天气也还是出奇地暖和,太阳天天向大地微笑,而风却吝啬地躲了起来,没有一点隆冬的寒冷,若不是萧条而光秃秃的树枝,还以为是在深秋。

本已是春天,早上起来,妻却兴奋地大叫下雪了。我掀开窗帘一看,地上落了一层薄薄的“鸡爪雪”,感觉有点可笑了,这怎么能叫雪呢!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童年的冬天里,记忆里全是雪,一进入农历的十月,就有雪从天空降临了!开始似羽毛,飞飞扬扬,瞬间,就如鹅毛了。潇潇洒洒,整个天宇,就是雪的童话世界了,房屋、树木、草垛、山峦,一片晶莹,一片纯净。

小时候的冬天,每年都能酣畅淋漓地下几场棉花朵似的大雪,扬扬洒洒从天而降。连续几天几夜的大雪,能把草房压塌,冻上十天半月。每个瓦檐上都结有冰凌,最长的有近一米,上粗下尖,像把闪亮的宝剑,我们喜欢把冰凌掰下来,握在手里挥舞着玩,开始双手刺骨地痛,过一会双手就通红发热,感觉很舒服。

我喜欢在傍晚时天开始下雪,过去冬天的夜晚几乎没人出行,这样一夜下来积雪既平整又厚实,看着好美,踩上去有深深的脚印,还能发出咕吱咕吱的声音,感觉特好玩。晚上钻在被窝里,心里就暗暗地祈祷:“使劲下,下大些,再下大些,最好能下得第二天把门封住开不开门,那才好玩呢,看大人怎么办。”

第二天,天亮的特别早,醒来不用睁眼,根据雪光刺眼的程度,就知道雪下的有多大,家里的每个角落都被照得雪亮,也不赖被窝,一骨碌就爬起来,迫不及待地去玩雪,堆雪人、捏雪球、打雪仗。最恶作剧的就是趁别人不注意时,从脖子后面往背里塞雪团,那个透心的冰,无法形容,淘不出,仍不掉,冷得浑身颤栗,但同学之间从不翻脸,一起开心地大笑,只是等着找机会报复。

要是白天在教室里上课时看到外面下起了雪,同学们也会躁动起来,抑制不住地兴奋,下课全跑到外面去伸手接雪,一个劲地大喊“下雪啦、下雪啦!”快乐地在雪地里奔跑。

雪停后很快就冻上了,我们学校旁边有一条小水沟,冻结实了,我们就在“冰河”上玩。上课时坐在教室里,根本听不进去,心早就飞到冰河上去了。一下课,整条小水沟沸腾起来,全是半大的孩子,男男女女全在那找乐。那时没有溜冰鞋,也不知还有溜冰鞋这么个东西,但也会想着法子玩,拿一张板凳倒放在冰上,一人坐在上面手扶板凳腿,另一人在后面推着滑行,或就这样蹲在冰上,由另一人推,两人换着玩,也滑的很快乐,很开心。

现在的冬天几乎看不到雪,偶尔下一点,很快就化了,结冰也是薄薄的一层,全然没有了儿时冬天的冰天雪地,刺骨的寒冷,现在的孩子,只能从大人的口中或书上知道冬天大雪纷飞时的曼妙,玩冰雪的乐趣。就连我们大人都感到遗憾,欣赏不到白雪皑皑的景色,少了一份冬天特有的浪漫。

儿时的冬天、儿时的雪、儿时玩耍的场景,在记忆里永远磨灭不掉、永远清晰、永远值得回味!


肝病科:牛山


上一篇:秋思

下一篇:微凉的季节

相关文章
lv outlet store online
nike free run 5.0 kids
tim tebow new york jets jersey
lv outlet store online
nike free run 5.0 kids
tim tebow new york jets jersey